羅吉斯心理諮商所網站 www.rogersc.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205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是一位邊緣性人格患者,幼時和哥哥由南部爺爺奶奶帶,這段期間,爸媽會到南部看我們,但因為鄰居說他們回來就是要把我們帶離爺爺奶奶,所以我和哥哥在他們來時,都躲得遠遠的,直到哥哥要讀幼稚園才被接回台北。

成長的過程父母皆忙於工作,加上媽媽覺得外面很危險,所以我的童年經常與電視為伴。父親不善表達又不太管我們,母親管教的方式嚴厲且不苟言笑,加上從小被訓練成一個獨立的女生,所以跟他們關係一直很疏離,一直不快樂,上學也沒辦法交到好朋友。

小五時曾想改善同儕關係,企圖凸顯自己,結果被女生排擠。加上小六換了一位班導,那時全班都不喜歡她,大家都說她壞話,她就詢問班上女生是誰在說她的壞話,最後,女生們就說是我。於是在某節自習課,老師借題發揮當著班上同學質問我這件事,要我說出有哪些人是同夥。事情鬧到媽媽與教務主任、校長談,仍不了了之。到了國中,因為這件事讓我不敢跟同學太過親近,也懼怕老師
⋯⋯
上了五專被強制住校,一開始有交到幾個朋友,但總覺得很難融入。到了專三,同窗好友突然與我決裂,我不知如何是好,頓失依靠好一陣子,有時上課覺得眼淚幾乎奪眶而出

畢業出了社會,感情、家庭、事業都不順利,我知道我已經到底了,沒有什麼可以幫助我,我不想活了。但我不能這樣放棄我的生命愧對養我到大的父母,想起之前曾經徬徨的妹妹去了教會變的比較開心,所以死馬當活馬醫,接觸教會。

後來的四五年往返於教會,也變得比以前快樂,但仍心情不好常常哭泣。由於職業的關係,了解心理諮商,我服過精神藥物,雖然有效,但副作用很大,冒然停藥會有戒斷症狀,加上醫師問診不到五分鐘也讓我懷疑精神科醫師的診斷是否真的準確,因為精神疾患是由長久堆積,不到五分鐘的問診能了解我的全部問題嗎?曾接觸過幾位健保給付的心理師,但他們在有限的時間內的諮詢方式總讓我覺得草率找不出問題。因此,有段時間我便不再尋求醫師或心理師了。

過了一兩年,我開始受不了這樣的自己為什麼我總快樂不起來,我知道我的狀況是心病,藥物無法治癒,所以我上網尋找自費心理師,搜尋到高老師的部落格後,了解高老師的經歷和文章後就決定是他了。

與老師談過我的成長後,除了同理我並讓我釐清父母狀況、小六老師的問題、我的成長過程、父母的責任、打破我的價值觀等,也讓我知道我一直疏忽的奶奶是我人生重要親人,因為她在爺爺過世後到台北與我們同住照顧我們,直到我國中時她與爸爸大吵一架後便到叔叔那邊住。
 
當我意識到時,我的眼淚突然潰堤,她年紀大了好害怕失去她,老師便常常鼓勵我回去與她見面聊天,也教導我如何與奶奶建立關係。這些事情對我來說是很陌生的,因為我不知道怎麼與人親近,就連多去找奶奶也覺得彆扭,但隨著我敞開心告訴奶奶我與老師諮商的過程、常常去拜訪,奶奶再次成了我心靈的休息站。
 
老師又鼓勵我修復奶奶和父親十幾年不合的關係,一開始我抗拒,因為那不關我的事,但隨著老師的多次鼓勵和胸悶發作(我諮商時了解當我胸悶時是害怕重蹈覆轍),所以開始去接觸父親,後來十多年不願主動探望奶奶的父親也願意放下,和我一起探望奶奶。我看到現在奶奶和與奶奶同住的叔叔都變得比較開心我也很開心,開始相信我是有力量去改變的。

目前我胸悶次數變少、心情不好也不會持續很長的時間、哭泣的次數也變少了,也開始與自己獨處,我終於感覺像個正常人,還能拋下許多不必要的束縛,去嘗試許多事物,並且願意幫助人。這麼多的改變,開始嚐到和看到各樣不同的關係。

我很開心,而且我還懂了,人生挫敗是必經過程,但是不用害怕,當我越是願意去面對時,我會越成長、信心越大、越幸福.


為了讓您深入了解邊緣人格,我將陸續邀請曾前來作邊緣人格心理諮商個案寫出
1,邊緣人格的形成
2.邊緣人格的狀況
3.邊緣人格的諮商

個案分析:


邊緣人格的形成:


分析邊緣人格的首要任務是先找出個案的形成緣由,邊緣人格有兩大形成因素,各佔約50%,一是零至三歲,是否受到父母良好照護,由保母,阿嬤顧(主責為餵飽孩子,非照護),或母親沒照顧好?,二是三至十二歲,這期間是否經常獨處,孤單寂寞的在家看電視,或是個鑰匙兒童?


這位個案從小由爺爺,奶奶帶,直至四歲後才接回,三歲前為建立親子關係的黃金期,從小在祖父母處,會讓孩子的依附關係產生困惑,形成情感上的分離焦慮,這位個案說,每當父母來看她時,都會躲得遠遠的,對照目前個案與父母的疏離,似乎在嬰兒期委由爺爺,奶奶帶就已註定.


個案三至十二歲的童年因母親擔心安危,不讓孩子出外玩耍,限制在家與電視為伍,最糟的是父母一冷漠,一嚴厲,冰冷的家庭氣氛更不會在假日全家出遊,如此環境成長的孩子無法感受親情溫暖,憂鬱與邊緣人格也悄然成形.


邊緣人格的狀況:


當孩子在家未習得良好親情互動,在外人際關係也易受影響,內心亟需情感支持所形成的邊緣人格情感極端化是人際關係受挫主因,個案會尋求能彼此親密支持同儕,然而極端性格會出現強烈的情感排他,一旦親密同儕與其他同學親近,就被視同情感背叛,此個案同窗好友與之決裂就該是在此背景下產生,青少年期的情感決裂與成年期的失戀,離婚對邊緣人格而言都與幼時母親未善加照顧的遺棄(嬰兒主觀感受)感緊密連結,被遺棄感一旦出現,情緒失控,憂鬱,自傷,輕生就可能隨之而來.


邊緣人格的諮商:


針對不同個案,我會找出可能帶來正向能量作為心靈長期受挫的激勵與突破,以此個案而言,從小雖與父母疏離,幼時帶她的阿嬤卻留下深刻印象,鼓勵她多與阿嬤聯絡能增強親情溫暖,鼓勵她化解父親與阿嬤多年恩怨,除了增強她處理人際互動信心外,也讓家庭氣氛活絡,連在桃園居住的阿嬤與叔叔關係都變得更為緊密.


有半數的邊緣人格者會同時在面臨嚴重分離焦慮情感困擾時出現恐慌症,包括心跳加速,頭暈目眩,過度換氣,胸悶等現象,我的經驗是約兩週後的良好邊緣人格治療,期間個案需作每天運動等功課,恐慌症狀通常能大幅改善.


這位個案目前正在新疆與朋友旅行,過陣子將遠赴澳洲打工自助旅遊...。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帶妻女到日本旅行,此行的最大特色是實現了多年來心中不跟團,自行先訂廉價機票及旅店的旅遊願望,一個月前就著手進行,當晚我跟妻子花了四小時,其間數度去電親戚詢問才訂好機票及旅舍,為了讓您也能嘗試自行安排旅程,我儘可能詳述如何自訂自由行,而非大家已熟悉的京阪之旅.


首先您需決定哪家航空公司,新加坡的捷星(Jetstar)可達京阪,日本旅遊達人小氣少年請參考http://nicklee.tw/index.php?id=845&load=read,三人的來回機票費用為兩萬六千元,接著您需決定訂飯店,我選的是www.agoda.com,參考了其他兩家的網路旅舍訂位系統,大同小異,因此京,阪四晚都在此系統訂,前兩天在大阪住的是四星級的Hotel Monterey Grasmere Osaka,首日抵大阪關西機場,在機場捷運大廳就遇到難題,想省麻煩的妻子希望坐一個半小時的客運直達飯店,有冒險企圖的我覺得不挑戰日本複雜的捷運系統不像個男人,加上想到剛坐了兩小時飛機,再來一個多小時客運,平常慣於尊重老婆意見的我堅持搭捷運,但我未選擇直達飯店門口的JR(Japan Railway)難波站,選了可省近1000台幣左右的南海鐵道,結果近一個小時後抵達離飯店須走15分鐘的"難波"車站,出了車站拖著行李,疲憊身軀到處問路,半小時後才抵飯店,那天妻子感冒,身體微恙,事後檢討應多花些錢搭JR系統讓她早到飯店休息.


這間飯店離附近的主要逛街場所心齋橋,道頓堀都近,最棒的是地下室就是大型超市foods market,我們第二天晚上9點左右買了打6折的生魚片,泡麵,飲料,零食拿回飯店當晚餐,此間三人房的訂價為每晚台幣4500元左右,此為半價的特惠價格.


我們第三天就由大阪搭JR先達名聞遐邇的"京都車站",高達12層樓的現代藝術建築,置身其間令人驚嘆建築之雄偉,接著搭約20分鐘公車到了位"三條河原町"的Royal Park Hotel ,當天中午一點左右抵飯店,先到附近逛,順便找餐廳,離飯店100公尺處有座"三條小橋",我們在橋邊的墨西哥餐廳臨溪用餐,餐點豐盛可口,當天有太陽微光陪襯的用餐景致至今仍回味無窮,這家值得推薦的餐廳叫"AVOCADO",同方向再往前100公尺就是"鴉川",如果您在6-9月到這家飯店,可考慮在鴉川邊的餐廳享用露天晚餐,該別有番風味.


此間飯店去年才開,設施都十分新穎,抽水馬桶不僅能冲屁屁,按鈕鍵置於牆上,更為"方便".大阪之特色為逛街購物,京都則為景點欣賞,從飯店到各景點都有公車到達,此飯店的各項條件都與前述飯店不相上下,唯一差異為新舊不同,因此每晚費用略高,半價5000台幣左右,日本寸土寸金,房內普遍較窄,這是好事,否則住個大房,費用偏高是划不來的.


京阪五天四夜玩下來,我最愛奈良公園及京都郊區銀閣寺的哲學之道.日本人的服務,禮儀之優不需贅述,有兩天早上我在麥當勞吃滿福堡,麵包跟台灣不同,是軟軟的很好吃,但速食店內設置的吸菸區形同虛設,坐在旁邊定有菸味,女兒甚至中途離席,帶食物回飯店用,在此高度文明國家有此公共陋規令人納悶,男權中心陰魂不散?


最後提醒您,網路訂機票及飯店定要將對方回的確認函列印以供證明,不抽菸者記得選擇房型時要選"非吸菸"房間,否則可能入住有煙位房間.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今年是25歲的中文系研究生,我這一年一直有著自殺的衝動,以及希冀自己得上絕症的盼望。我曾經接受過許多次學校輔導人員的諮商,但最終都是以我單方面的疏遠而告吹。我不知道自己是什麼狀況,以下是我前陣子繕寫的部份遺書內容,我想請問我該如何拯救自己?     『我向來有著心理疾病的困擾,在寫下這份遺書以前,我與自己抗衡了許久、也思量了許多。無論如何,這是我最後一次說話的機會,我希望儘可能的多說一些。                            我的童年時期充滿被遺棄的記憶,在我父母離異之後,我父親與他外遇對象共組新的家庭,並以工作繁忙為理由將我留給祖父母。不是所有的孩子,而是只有「我」,那段期間裡,我在學校也經常被其他的孩子用欺凌,無論是精神或是肢體,甚至連老師也是,我似乎成為他們宣洩的出口。沒有人能夠聽我傾訴,我的祖母似乎認為這不過是小孩的胡言亂語,而我的祖父巴不得我早夭。                                 1996年,祖母車禍需要療養,我搬去父親與繼母的新居。1999年,我父親再次帶著他的新家庭離開,而我,又再度留下。不知出自於什麼原因,我對這段時期的記憶十分破碎,在這些凌亂的記憶當中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某次我遺失了500元的午餐費以及父親的員工說我拿了桌上的錢。沒有人信任過我,也沒有人需要我,我在這個時期經常性的翹家,我不知道是想引起他人注意或者是出自於害怕,或許兩者都有。在家裡等待我的泰半是繼母充滿攻擊性的言語,偶爾我的弟妹也會模仿她對我說出同樣的話,那時候的我,想要獲得新家庭的認同卻又憎恨著他們。                                    國小到高中以前的我總是暴躁、易怒,卻又時常懦弱的躲在廁所痛哭。我當時看了些心理學的叢書,書上說這是我潛意識的防衛機制在運作,為了怕受傷而傷害他人,為了掩飾自己而武裝。但或許,我只是想引起注意?其實我也不明白。我拒絕過很多人的幫助,也傷害過許多人,對於任何人都抱著不信任感,不斷試探那些對我釋出善意的人們。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經常性的失去聯絡,我喜歡這種被尋找的感覺、被迫切須要的感受,直到我當時的女友忍受不了我的刻意疏遠而離開,直到現在我還是對她充滿愧疚,對於正常人來說這實在是不怎麼好的戀情回憶。                                 之後我變得善於偽裝,我不再做出那些無謂的舉動,諸如翹家逃學鬥毆,大抵是叛逆期結束了吧,我是這麼說服自己,儘管這叛逆過程有點長。我開始學會人際關係的相處,但卻又沒辦法融入,我逐漸意識到自己不被歸類在任何群體裡,並且無法與任何人深交。同個時期我發現了自己對繼母病態般的執著,她時常出現在我的性幻想內,我時常妄想著她在我父親眼前被一群遊民輪姦的畫面,而我同時用腳踐踏著她的軀體,一面低聲對她呢喃著各種惡毒、損及尊嚴的話語。與此同時,我逐漸喪失了正常的性功能,我無法與任何人進行性行為,只能靠著腦海裡的卑劣妄想滿足自己。』
 
羅吉斯心理諮商所2012/05/15 22:21回覆

小台您好:


你如此不堪的童年經驗,如此缺乏父母關懷,當然會出現很多異常行為與思想.


你說"為了怕受傷而傷害他人,為了掩飾自己而武裝。但或許,我只是想引起注意?"


這確能解釋為防衛機制,更確切的說你傷痕累累後,以為先出手攻擊才是最佳防衛,這是戰場或球場邏輯,並非人際關係的互動原則,然而這不能怪你,只有接受更多的愛與信任才可能讓你對人產生信任,才會主動愛人.你來信給我,就是希望有機會接受更多的關懷,這是非常好的現象,我鼓勵你也試著跟較能關心且能了解你的朋友說出內心話,也會有好的效果.


你又說"不斷試探那些對我釋出善意的人們。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經常性的失去聯絡,我喜歡這種被尋找的感覺、被迫切須要的感受,直到我當時的女友忍受不了我的刻意疏遠而離開,直到現在我還是對她充滿愧疚....


連你最該信任的父母,親人都無法信任,對你而言還有誰能信呢?所以你不斷試探對你釋出善意的人是能理解的,但是小台,既然我能點出其中潛在因素,請聽我的話,天下確有一堆不負責任的父母,"天下無不是的父母"這種偏離事實太遠的話聽聽就好,那些曾對你釋出善意者是的的確確的天使,你試探,拒絕的結果會讓你漸陷絕境,因為人的ㄧ生不會有太多機會遇到貴人,天使,請儘可能珍惜,甚至找回曾被你趕走的貴人.由於你曾不斷追尋親人的愛,不斷受到傷害後,會產生報復心理,也要他人嚐嚐那痛苦尋愛的滋味.....,如果他們與你的出生背景不同,傷害的不會是他們,而是你自己.


繼母原本該是替代母親愛你的人,然而像多數繼母ㄧ般,較照顧親生子女,這是人之常情,但你主觀感受卻是"寄人籬下"過苦日子,對繼母因此產生愛恨情仇的心理,藉著性的天馬行空宣洩中,出現幻想的性變態情結,這樣的幻想可以理解,也該被體諒,但悲哀的是你的內在道德不容許你對繼母狂亂性妄想後,因此造成性功能障礙,國內有針對性障礙的心理諮商所該能解決你性功能的困擾.


小台,,收起你的遺書,其實人有潛能照顧自己,只是很多人不相信,相信我,今後好好照顧自己,有人釋出善意別再拒絕,別再期待親人的愛,自己愛自己才是真愛,對那些釋出善意的人該心存感念,希望ㄧ年後的今天你能寫封信給我,告訴我你把遺書燒了,代之而起的是你生命新書的精采內容.


到我諮商所網頁作邊緣人格心理測驗,種種跡象顯示你有此困擾,如果輔導人員無法掌握或作專業的心理諮商,可能對你的幫助有限,也因此會讓你對學校輔導有退卻心理.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有位想單純過ㄧ生的邊緣人格學生來信:


您好,我發現我沒辦法表達出心裡真正的感受,明明心裡在意的要命、難過得要命,很想吵架的對象講開,但是就是沒辦法,即使是最要好的朋友也一樣,而且不只是和吵架的人,連其他朋友或家人問我,我也沒辦法講出來,完全沒有辦法信任任何人,因為這個原因,也沒辦法去找學校的輔導老師。前幾天朋友因為他父母出國來我家住了幾天,這幾天因為朋友很用功,希望我不要去吵他,但是我害怕爸爸媽媽會因此變得較喜歡我朋友而不愛我,所以我一直極盡所能刁難他,連他想裝我們家晚餐的菜去學校當午餐都可以激怒我,造成生活上很多小摩擦。雖然知道爸媽不會因為那樣而不愛我,但是心裡還是很害怕。臨走前朋友給了我一張紙條,內容之苛刻讓我好幾天想去自殺、或殺了他,但是殺 了他我會被關,我的爸媽會傷心難過,我還會受到全世界指責,所以我想乾脆自殺,留下遺書,把所有的錯都推給他,讓他活在陰影裡一輩子後悔寫了那張紙條,因為活著的那個人永遠是錯的,所以大家會指責他,而不是我。老實說要是當時我正在火車站月台,而不是星巴克的話,我可能真的會打好簡訊然後跳下去。
等我回神冷靜下來了之後,發現自己真的不能在這麼下去了,遇到討厭的人,總是想著要怎麼殺了對方,還時常問自己假設性的問題:如果我擁有三顆子彈,我會殺死哪三個人?我以前會把這些寫在自己的小日記本上,現在連寫都寫不出來了,情況愈來越嚴重,我很害怕我哪一天遇到更嚴重的事真的會跑去做傻事,真的覺得這樣的自己很邪惡很可怕,我不想一輩子被仇恨蒙蔽,我想快樂單純的過接下來的人生。


看了您的文章後,我發現我可能是邊緣人格,尤其是第四項和第十項,非常明顯,但是我6個月到3歲的時候,妹妹還沒出生媽媽也沒有工作,更不是什麼保母外婆在帶我,那我為什麼會有這種症狀?所以我也一直很懷疑。我去做了您的網頁測驗,憂鬱、焦慮和邊緣人格都是中度,我這樣到底是得了什麼病?之前一直和媽媽說想去找心理醫師,但媽媽總是冷笑叫我自己去處理,還說我是無病呻吟沒事找事做,所以現在也不敢和家人說我有這方面的問題,更害怕同學會在背後議論紛紛。每天去學校都覺得好痛苦、好害怕,感覺大家表面上跟我談笑風生,其實心裡都很討厭我,跟爸爸要求出國念書,其實也都只是想逃避在台灣的一切。但是我知道,死不能用來報復一個人,逃避更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我很清醒,所以至今才沒做出什麼傻事,但是我沒有辦法再承受這些了,每天晚上總是害怕明天的到來,總是害怕的想乾脆一輩子都不要醒來就好了,我戰戰兢兢的活著,面對憤怒與恐懼卻沒有辦法將他們征服,所以總是一次次的重蹈覆轍,產生同樣的人際問題,明明希望有人能陪伴我,卻又害怕與他們相處。唯一讓我安心、真正快樂的時候,是面對動物的時候,雖然不會開口跟牠們說出我的煩惱,但是看著我家的狗快樂的搖尾巴的時候,我真的感到很幸福。
還有,我非常怕黑,晚上睡覺一定要開很亮的檯燈才敢閉上眼睛,要能照亮房間的每個角落的那種,還有習慣把窗簾全部拉起來,和鎖門睡覺,請問這些又是怎麼回事呢?跟焦慮什麼的有關係嗎?有沒有什麼方法能改善呢?
其他還有很多諸如此類的症狀,一下子我沒辦法一一想起來,想請問您我以上的問題,除了找心理諮詢以外,有沒有什麼能解決的方法?我知道您不是開慈善事業的,因為我沒有什麼錢,所以只能靠自己了。

2012/05/07 06:34回覆


小小安您好:

從"我害怕爸爸媽媽會因此變得較喜歡我朋友而不愛我",到"我一直極盡所能刁難他,連他想裝我們家晚餐的菜去學校當午餐都可以激怒我".....的種種行為,加上心理測驗的中度邊緣人格,我確信妳是因此症才有這樣的困擾,妳並不"機車",是極度缺乏被愛及安全感才讓妳"機車",這不是妳的錯.就妳年齡而言,中度如同成人的重度.


妳說"我6個月到3歲的時候,妹妹還沒出生媽媽也沒有工作,更不是什麼保母外婆在帶我,那我為什麼會....?",三歲前媽媽是否將妳帶好,我們可以從目前跟她的關係及他是何種個性?更重要的是他是否能給予愛,很多邊緣人格者的父母本身就有這樣的問題,下一代自然受到影響.


妳說"媽媽總是冷笑叫我自己去處理,還說我是無病呻吟沒事找事做症狀....",我希望妳把這篇對話拿給父母看,如果他們看到子女的強烈自殺企圖仍要妳自己去處理,那請你來電02-29350804找高心理師,由於我明天出國,白天很忙,妳或父母必須在今周一晚十點來電,否則須等到下週ㄧ.


雖然須付費,但如父母看了這篇文章都不管,我願免費先為妳作妥善的心理諮商,待妳將來有工作後再分期還我好嗎?所以請勿擔心費用問題,請記住妳說的那句話---我想快樂單純的過接下來的人生.....請ㄧ定要給父母看,請她們今晚來電,或由妳來電.


非常怕黑是沒有安全感的反應,很多人嬰兒或幼兒期就孤伶伶的獨處,長大後自然會在晚間受孤獨煎熬而怕黑.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在FB主持了邊緣人格封閉社團,入社條件為曾是我諮商個案,昨晚有位個案前日跟我談過,有感而發寫出血淚交織文章,好文待在封閉團體中太可惜,於是徵求同意匿名發表:


 
父親的過世,綑綁我九年的不只是思念,還有愧疚和自責,我在父親過世的那一天,爲自己銬上枷鎖,我定了自己的罪,而且是無期徒刑!!!
當時我還是會計,月薪2萬多,母親是中度殘障,我每天下班她就告訴我:妳父親今天又大小便失禁;過沒幾天她就說:今天妳父親在家跌倒,我沒辦法扶他起來,在電梯旁等鄰居經過,請鄰居扶他起來;母親和我商量送父親去安養院好嗎?那裡有專業的人,可以得到較好的照顧....,左右為難之下,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於是我答應了。
有暴力傾向的父親在安養中心是被約束帶綁住四肢,固定在床邊;我第一次看見非常震驚:那和對待畜生有何不同?而且掙扎中的父親手腕破皮流血,我急忙解開約束帶安撫父親,可想而知他被綁了一整天激動的程度,又叫又罵加抓狂,當他要攻擊人的時候,兩三位女看護都拉不住他,他們說不綁不行,萬一傷到別人的家屬如何交待?安養中心說每個新進的都是如此,過幾天就好了。離開的時候雖然萬分不捨,我不知道我還有什麼別的方式可以選擇?
每天下班就直奔父親住的安養院,陪到就寢時間才離開,父親躁動的程度有減,但看的出來是鎮定劑和安眠藥控制,他也漸漸知道掙扎無效,放棄掙扎;有幾次我去看他,他正在熟睡中,安眠藥讓他不分晝夜的睡,雖然我知道他最期待看到我,但是我卻不忍叫醒熟睡中的他,因為每一次我要回家的時候他仍然激動,我時常靜靜陪伴著他,看著熟睡中的他心中好多不捨和愧疚,因為當時我不知道如何給他更好的照顧方式。
父親的精神狀況時好時壞,有時意識不清,有時又恢復正常,我們不忍讓他知道這是安養中心,我們總是安慰他:生病了要住院,等病好了就接你回家。某天,我陪父親的時候,他走到落地窗旁邊,看著 × ×安養中心的招牌,他的眼神從驚訝轉成失落還有絕望,那一刻我看的出來,他的意識非常清楚,清楚的知道我們騙他,當然他吵著要回家,後來他咬舌自盡了!!!半夜安養中心打來的電話,⋯⋯他說經過父親的床邊,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音,發現滿嘴是血和血塊流進喉嚨,送醫之後緊急插管,然後就昏迷了…。
急救回來了,但仍在昏迷中,父親住在加護病房,我每天靠著安眠藥才得以入眠,每天下班就守著加護病房等待會客時間,握著父親的手,盼望奇蹟出現,病急亂投醫的時候,我去廟裡求過折我的陽壽給父親,也拿符水給他沾嘴唇及全身,到教會祈求上帝,只要父親好起來,付出什麼我都願意。
四個多月後,父親還是走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九年來我的思念會這麼痛,每一次想到父親我的心都好痛好痛,我終於知道,因為我能體會躺在床上四肢被約束帶綁住,父親選擇咬舌自盡的那一刻,他覺得自己被遺棄,從我小的時候他疼我愛我,總是把最好的都留給我,可想而知他對我的失望和絕望。從我小時候有記憶以來,我們的互動都證實了父女連心這句話,當時他的痛苦到現在我都還能感受,我終於明白,爲何九年的時間沒有沖淡我的痛,因為我是間接害死父親的凶手!!!
母親說父親以前吃東西也常咬到舌頭,人若要爲自己脫罪比較容易,互相推諉事不關己,要認罪比較困難,姊弟都說人本來就會生老病死;但是對我來說事情不是這樣的,如果是自然的生老病死,我會難過會不捨會遺憾,但是不會每次思念的時候我都覺得心好痛好痛,那種痛是心揪結到快窒息,快不能呼吸;我也終於知道以前我為什麼那麼害怕面對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那麼害怕孤單,害怕回憶;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一直不快樂的原因。
這些日子有一個好友常常帶我去教會,父親過世前我曾來到教會祈求上帝救我的父親,熟悉的場景ㄧ次又ㄧ次喚醒我服藥期間斷層的記憶,我終於知道我一直覺得我是間接的殺父凶手,我是殺父凶手!如果出車禍撞傷人或撞死人,服完刑期可以重新開始,但是我的罪沒有人知道,沒有人判我刑期,我永遠戴著心裡沉重的枷鎖,而且是永遠的無期徒刑。
教會裡的朋友說:主耶穌會赦免妳的罪,用他的寶血洗淨妳的罪;我激動的說:我殺了最疼我最愛我的父親,就算上帝可以赦免我,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如果我願意原諒自己,我就不用痛苦這麼久!
諷刺的是現在報稅的時候,母親是我的撫養親屬,好奇之下我用她的利息所得換算她的存款,如果我知道當年家裡就有這些錢,我可以不用上班在家照顧父親,可是母親完全不讓我知道,也不主動拿出來,從我有記憶以來,家裡就是很窮,所以國中開始我就必須半工半讀,我一直以為家裡就是需要我這份薪水;清楚我家裡狀況的朋友說:妳媽當然不會拿出來,因為妳父親會家暴,對母親來說父親的離開,她得到的是解脫,我認同;但是,雖然我們母女相依為命,同處ㄧ個屋簷下,我們卻形同陌路;雖然現在我慢慢明白,以前她和父親吵架就打我出氣,雖然她是受害者,但是潛意識我並沒有原諒她,因為父親的死,我們都應該付出代價,我們都有責任,我們都應該陪葬。
 
高育仁 如果你當時有足夠的錢或你媽拿出私房錢你仍上班,棄父於養老院,你確該負責,但不是啊!妳當時不上班,家中可能連養老院的錢都付不出啊!妳媽要負80%的責任,姐弟該有各%9,妳仍有2%,妳為了這百分之二已自責,煎熬,痛苦了近十年,父親地下有知,定會原諒妳,但可能不會放過其他三人,我諮商這麼久,看盡人生的悲歡離合,我相信報應,而且可怕的是,經常為現世報.
 
高育仁 告訴妳件事,我今天明白跟妳說父親已原諒妳,妳卻仍執意折磨她最疼愛的乖女兒,不好好過快樂的日子,他火大起來會阻礙妳未來幸福,甚至妳事業的發展,一個飽受心靈煎熬者如何發展事業與幸福?最後我想跟妳說父親的問題,他是個只顧別人,親人,卻不顧自己的聖者,如此不為自己安排,這輩子賺了兩棟房子,卻要在安養院中自盡,如此不照顧自己是不對的,這甚至會帶給她人困擾,不幸的是妳卻承襲了此致命缺點,妳目前正瘋狂得累積財富,心靈卻一日日悲滄,難道將來想步父親的後塵?妳將來的財產該給對的人,捐給養老院,精神病院,希望她們在病患抓狂時有隔離室,而非綁在床上,非給那三人
 
 
高育仁 奇怪!短短半年,妳的文章比上回棒多了,有在練嗎?有大量閱讀嗎?
 
我願意將此對話放在您的部落格,但是我想我還是需要繼續諮商,雖然您已回覆我說父親已經原諒我,但是我仍然覺得那個痛牽絆著我;會在這裡記錄我的心情,是害怕去諮商的時候詞不達意,我的文筆並非進步,而是半年前因為諮商,我開始學會觀察思考和分析我的情緒,以前情緒來的時候是混亂的,思緒也是混亂的,現在我慢慢學會釐清情緒背後的問題,雖然需要時間,但是如果不是您的諮商啟發了我,我沒有能力抽絲剝繭的發現,原來對父親的思念裡是含著心如刀割的痛;如果九年前我們有機會認識高老師,這場家庭悲劇不致於發生,從悲劇的家庭中要發展健全的心智和人格,這是多麼不易的事情,很多犯罪問題的背後,大多都是來自問題家庭,於是悲劇接連著悲劇永不停止...。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