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FB主持了邊緣人格封閉社團,入社條件為曾是我諮商個案,昨晚有位個案前日跟我談過,有感而發寫出血淚交織文章,好文待在封閉團體中太可惜,於是徵求同意匿名發表:


 
父親的過世,綑綁我九年的不只是思念,還有愧疚和自責,我在父親過世的那一天,爲自己銬上枷鎖,我定了自己的罪,而且是無期徒刑!!!
當時我還是會計,月薪2萬多,母親是中度殘障,我每天下班她就告訴我:妳父親今天又大小便失禁;過沒幾天她就說:今天妳父親在家跌倒,我沒辦法扶他起來,在電梯旁等鄰居經過,請鄰居扶他起來;母親和我商量送父親去安養院好嗎?那裡有專業的人,可以得到較好的照顧....,左右為難之下,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於是我答應了。
有暴力傾向的父親在安養中心是被約束帶綁住四肢,固定在床邊;我第一次看見非常震驚:那和對待畜生有何不同?而且掙扎中的父親手腕破皮流血,我急忙解開約束帶安撫父親,可想而知他被綁了一整天激動的程度,又叫又罵加抓狂,當他要攻擊人的時候,兩三位女看護都拉不住他,他們說不綁不行,萬一傷到別人的家屬如何交待?安養中心說每個新進的都是如此,過幾天就好了。離開的時候雖然萬分不捨,我不知道我還有什麼別的方式可以選擇?
每天下班就直奔父親住的安養院,陪到就寢時間才離開,父親躁動的程度有減,但看的出來是鎮定劑和安眠藥控制,他也漸漸知道掙扎無效,放棄掙扎;有幾次我去看他,他正在熟睡中,安眠藥讓他不分晝夜的睡,雖然我知道他最期待看到我,但是我卻不忍叫醒熟睡中的他,因為每一次我要回家的時候他仍然激動,我時常靜靜陪伴著他,看著熟睡中的他心中好多不捨和愧疚,因為當時我不知道如何給他更好的照顧方式。
父親的精神狀況時好時壞,有時意識不清,有時又恢復正常,我們不忍讓他知道這是安養中心,我們總是安慰他:生病了要住院,等病好了就接你回家。某天,我陪父親的時候,他走到落地窗旁邊,看著 × ×安養中心的招牌,他的眼神從驚訝轉成失落還有絕望,那一刻我看的出來,他的意識非常清楚,清楚的知道我們騙他,當然他吵著要回家,後來他咬舌自盡了!!!半夜安養中心打來的電話,⋯⋯他說經過父親的床邊,聽到咕嚕咕嚕的聲音,發現滿嘴是血和血塊流進喉嚨,送醫之後緊急插管,然後就昏迷了…。
急救回來了,但仍在昏迷中,父親住在加護病房,我每天靠著安眠藥才得以入眠,每天下班就守著加護病房等待會客時間,握著父親的手,盼望奇蹟出現,病急亂投醫的時候,我去廟裡求過折我的陽壽給父親,也拿符水給他沾嘴唇及全身,到教會祈求上帝,只要父親好起來,付出什麼我都願意。
四個多月後,父親還是走了,我終於知道為什麼這九年來我的思念會這麼痛,每一次想到父親我的心都好痛好痛,我終於知道,因為我能體會躺在床上四肢被約束帶綁住,父親選擇咬舌自盡的那一刻,他覺得自己被遺棄,從我小的時候他疼我愛我,總是把最好的都留給我,可想而知他對我的失望和絕望。從我小時候有記憶以來,我們的互動都證實了父女連心這句話,當時他的痛苦到現在我都還能感受,我終於明白,爲何九年的時間沒有沖淡我的痛,因為我是間接害死父親的凶手!!!
母親說父親以前吃東西也常咬到舌頭,人若要爲自己脫罪比較容易,互相推諉事不關己,要認罪比較困難,姊弟都說人本來就會生老病死;但是對我來說事情不是這樣的,如果是自然的生老病死,我會難過會不捨會遺憾,但是不會每次思念的時候我都覺得心好痛好痛,那種痛是心揪結到快窒息,快不能呼吸;我也終於知道以前我為什麼那麼害怕面對自己一個人的時候,那麼害怕孤單,害怕回憶;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我一直不快樂的原因。
這些日子有一個好友常常帶我去教會,父親過世前我曾來到教會祈求上帝救我的父親,熟悉的場景ㄧ次又ㄧ次喚醒我服藥期間斷層的記憶,我終於知道我一直覺得我是間接的殺父凶手,我是殺父凶手!如果出車禍撞傷人或撞死人,服完刑期可以重新開始,但是我的罪沒有人知道,沒有人判我刑期,我永遠戴著心裡沉重的枷鎖,而且是永遠的無期徒刑。
教會裡的朋友說:主耶穌會赦免妳的罪,用他的寶血洗淨妳的罪;我激動的說:我殺了最疼我最愛我的父親,就算上帝可以赦免我,我也不會原諒我自己,如果我願意原諒自己,我就不用痛苦這麼久!
諷刺的是現在報稅的時候,母親是我的撫養親屬,好奇之下我用她的利息所得換算她的存款,如果我知道當年家裡就有這些錢,我可以不用上班在家照顧父親,可是母親完全不讓我知道,也不主動拿出來,從我有記憶以來,家裡就是很窮,所以國中開始我就必須半工半讀,我一直以為家裡就是需要我這份薪水;清楚我家裡狀況的朋友說:妳媽當然不會拿出來,因為妳父親會家暴,對母親來說父親的離開,她得到的是解脫,我認同;但是,雖然我們母女相依為命,同處ㄧ個屋簷下,我們卻形同陌路;雖然現在我慢慢明白,以前她和父親吵架就打我出氣,雖然她是受害者,但是潛意識我並沒有原諒她,因為父親的死,我們都應該付出代價,我們都有責任,我們都應該陪葬。
 
高育仁 如果你當時有足夠的錢或你媽拿出私房錢你仍上班,棄父於養老院,你確該負責,但不是啊!妳當時不上班,家中可能連養老院的錢都付不出啊!妳媽要負80%的責任,姐弟該有各%9,妳仍有2%,妳為了這百分之二已自責,煎熬,痛苦了近十年,父親地下有知,定會原諒妳,但可能不會放過其他三人,我諮商這麼久,看盡人生的悲歡離合,我相信報應,而且可怕的是,經常為現世報.
 
高育仁 告訴妳件事,我今天明白跟妳說父親已原諒妳,妳卻仍執意折磨她最疼愛的乖女兒,不好好過快樂的日子,他火大起來會阻礙妳未來幸福,甚至妳事業的發展,一個飽受心靈煎熬者如何發展事業與幸福?最後我想跟妳說父親的問題,他是個只顧別人,親人,卻不顧自己的聖者,如此不為自己安排,這輩子賺了兩棟房子,卻要在安養院中自盡,如此不照顧自己是不對的,這甚至會帶給她人困擾,不幸的是妳卻承襲了此致命缺點,妳目前正瘋狂得累積財富,心靈卻一日日悲滄,難道將來想步父親的後塵?妳將來的財產該給對的人,捐給養老院,精神病院,希望她們在病患抓狂時有隔離室,而非綁在床上,非給那三人
 
 
高育仁 奇怪!短短半年,妳的文章比上回棒多了,有在練嗎?有大量閱讀嗎?
 
我願意將此對話放在您的部落格,但是我想我還是需要繼續諮商,雖然您已回覆我說父親已經原諒我,但是我仍然覺得那個痛牽絆著我;會在這裡記錄我的心情,是害怕去諮商的時候詞不達意,我的文筆並非進步,而是半年前因為諮商,我開始學會觀察思考和分析我的情緒,以前情緒來的時候是混亂的,思緒也是混亂的,現在我慢慢學會釐清情緒背後的問題,雖然需要時間,但是如果不是您的諮商啟發了我,我沒有能力抽絲剝繭的發現,原來對父親的思念裡是含著心如刀割的痛;如果九年前我們有機會認識高老師,這場家庭悲劇不致於發生,從悲劇的家庭中要發展健全的心智和人格,這是多麼不易的事情,很多犯罪問題的背後,大多都是來自問題家庭,於是悲劇接連著悲劇永不停止...。
創作者介紹

高育仁諮商心理師的邊緣人格心理諮商部落格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