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回新書出版,曾帶著書去看韋老師,以感謝他過去對我的教導與啟蒙,四年後又有新書,仍照例與老師約在他內湖的家.在旁照顧了六年多的師母己仙逝,目前應聘廣州中山大學

三十年前還是懵懂青少年時,正值壯年的韋老師在李敖的文星雜誌為文,好大學不敢聘(包括台大哲學系),只好委身下駟學校糊口,我當時歷經重考奮鬥,考上光武工專,一位中國哲學的現代大儒竟能陰錯陽差的與我這視讀書為畏途的少年產生碰撞

我似有人文潛能,對所有理工課程覺得索然無味,卻對老師歷史課所散發出的知識魅力,如同陷入迷魂陣般的深深著迷,學富五車,博覽群書已不足形容他在學問上的功力,昨天聊天時他自己的一句話最貼切,"我是在用生命作學問"

碰撞的結果,當不能再在課堂上親炙迷魂陣後,我變得失魂落魄,由於父親剛逝,母親拗不過我第二年堅持休學的無理要求,當時她問我休學後想幹嘛?我回說想讀喜歡科系的大學,一個連普通五專都唸不下去的人竟說要讀大學,母隨口說出很真實的氣話,"別作夢了!"

韋老師讓我有夢,母親雖氣我愛夢,但這一路走來是我偉大母親的不斷支持才讓我完成夢想
創作者介紹

高育仁諮商心理師的邊緣人格心理諮商部落格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