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吉斯心理諮商所網站 www.rogersc.com

個案(七)

 

   在還沒有接受心理諮商之前,我的生活重心就只有工作,除了工作,我不知道甚麼事是有意義的,賺錢對我來說也不是特別重要,只是因為生活沒有目標也沒有方向.隨著年齡的增加,對不明的未來感到惶恐不安,因為我是家裡唯一的獨生女,很害怕一個人過生活,每天擔心老年時會孤苦無依,心裡沒有依靠,總是在開車上班的途中掉淚;為了滿足心裡的空虛,對自己的生活作了很多安排,總是想把自己時間填得滿滿的,總是想把自己的精力消耗完畢,常常和朋友喝酒聊天跑夜店,酩酊大醉最讓我感到舒服暢快,用這種方式舒壓並且可以肆無忌憚的大哭,然後睡著!

我一直覺得我是為了別人而活:害怕工作表現不好,總是埋頭苦幹就為了贏得賞識,一有負面評價,不滿的情緒就湧入心頭,開始懊悔自己怎麼那麼糟糕,並且開始陷入低潮,很沒有自信的過了好多天,當自己冷靜下來,才發現事情也沒有想像的那麼嚴重,人都有不完美,可惜知道了又如何,下一次仍然活在死胡同裡跳脫不出來;害怕達不到家人對我的期望,努力的工作,每當加薪時,我都會以炫耀的口吻和父母說,因為我想用薪水高低換取父母對我的好評價和讚美.

憂鬱症困擾了我七八年,斷斷續續的回療養院看醫生拿藥,一直到今年七月我的婚姻出了狀況,在外隱藏多年的特殊性格,終於獲得釋放;我終於倒下了,有理由的可以倒下休息,有理由的可以放空不用工作,有理由的在病房裡好好的睡覺,當然那是因為藥物的關係.同事都不敢相信在他們面前樂天派的我,居然是憂鬱症患者,前來諮商才知道我有嚴重的邊緣性人格;好朋友也相當錯愕我居然在他們面前隱藏了那麼多年.

這次的婚姻狀況讓我痛苦萬分,椎心之痛是無法用工作上的挫敗,家人的責備,和母親的決裂來比擬的,就連唯一可以讓我冷靜下來的方式—割腕自殘也給剝奪了:我先生把家裡的刀片全部都藏起來.

聽到離婚兩字我當下發了狂似的找尖利物割傷自己,用皮肉的疼痛換取片刻的冷靜.我在他面前用圍巾勒住自己的脖子,擰到不能呼吸,把醫院給我的鎮定劑一顆一顆的給吞了.我歇斯底里的哭,我跪下求饒,求他不要這樣對我,因為那時候的他是我的天!

   我先生說他想了好幾年,就是害怕我這樣發怒,所以一直不敢跟我提分手,但他已經承受不住我長期的憂鬱和偶爾歇斯底里的壞脾氣,爆怒的亂砸東西和習慣性的自殘,這些都讓他感到害怕,但我卻都不自覺,因為他重來沒有跟我溝通過,而我也從不曾跟他聊過我過往的童年.我帶給他的壓力壓的他喘不過氣來,於是他選擇不告而別;那時的我已經沒心情工作,對於失去他我感到害怕和恐慌,他離開家的那幾天,我每天都會去他的公司或他的客戶公司門口等他,一等就是好幾個小時,簡訊一封一封的傳,傳給他的簡訊好像是自己在自言自語,但他一封都沒有回,手機都是關機狀態,後來朋友才告訴我,我的電話被他封鎖了,他就像逃走般的失去連絡.

他的不告而別,七月二十八日我也把自己送進了療養院.那時候我才剛接受高老師第一次的諮商,那時我才明白我是重度邊緣性人格.很感謝在我掛急診的第二天,高老師來急診病房看我,但最後我還是住院了,因為我已經受不了那空蕩蕩的房間,幻聽和幻影讓我感到害怕,空虛寂寞,心跳加快,快沒辦法呼吸!

   在病房裡接受保護,隔絕外面詭譎複雜的世界,我感到放鬆有安全感,但卻也感到痛苦至極,只有藥物可以舒緩我緊張不安的情緒,醫生護士社工是我唯一抒發情感的管道,但下一步該怎麼走,該如何面對,我徬徨失措!在醫院裡我發現我並不孤單,我找到和我一樣的族群,我可以不用遮掩我的另外一面,即使聽起來令人感到悲哀!還好醫院只願意收留我兩個禮拜,出院後我繼續找高老師諮商

至今已經過了四個月,高老師就像我的生活導師,到目前為止我的情緒控管得很好,相當的穩定.

因為我是獨身女,從小父母就像金絲雀一樣把我關在漂亮的鳥籠裡,不愁吃穿,但偶爾也會被心情不好的主人發狂似的痛打一頓,尤其是我的媽媽.雖然我現在並不特別恨她,但我卻害怕她再度用言語傷害我.

在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父母就一直吵架,他們的婚姻並不幸福,小時候聽到他們吵架我會在旁邊大哭,長大雖然不哭了,耳朵也是要被逼著敞開;全家一起出門時,他們也愛爭吵,我只能往車窗外看.最惹人厭的是,我媽總覺得是我害他們婚姻不幸福,她老愛講沒有我之前他們都不吵架的,現在為了我才不離婚的.

年幼時,不知道死很嚴重,無意間說媽媽如果覺得死比較好那就去死好了,媽還真的衝出去,連拖鞋都來不及脫,我嚇得趕快跑到門邊大哭求媽媽回來,媽媽才心軟的爬上樓回家,繼續他的裁縫工作,偶爾她會掉眼淚,她哭的時候我也會跟著哭,雖然不懂為甚麼,但那時的我覺得媽媽很可憐.有一次她和爸爸吵架想要用窗簾上吊,嚇得我半死,我站在旁邊大哭叫媽媽不要這樣,爸爸也努力的阻止媽媽這樣的行為.媽媽曾經跟我玩躲貓貓的遊戲,他從幼稚園接我回家時,她叫我先走,我走著走著回頭看媽媽突然不見了,我又是一陣倉皇大哭,後來慢慢往回走才發現媽媽躲在一根還沒蓋好的房屋柱子後面.! 上國小,我被要求考試成績平要98分,達不到就會被打,因為常常達不到標準而被揍,所以平均分數有時候會向下微調,但我的印像中,我常因為成績不好而被處罰;我記得有天我帶著沒有達到目標的考卷回家,制服還沒脫下來,就把考卷放在客廳的桌面上,自己在原地繞圈圈,重複說著怎麼辦怎麼辦,見到媽媽回來,我央求媽媽不要打我,當然那是不可能的,又是一陣亂揮.所以現在有時後緊張時,我也會在原處打圈圈或走來走去,口中囔著怎麼辦怎麼辦,這種慰藉的行為大概是從那時候養成的吧!現在我還在思索,國小考試分數高低到底能帶給我多大好處.因為怕被揍常竄改考卷分數,要不然就是自己簽名,老師有時候發現,會在聯絡簿上通知父母,還好以前聯絡簿是爸爸簽的,爸爸好像裝沒看見以免我被挨揍.我媽打我的工具有很多種,水管,延長線,衣架,不論甚麼道具都會在我身上留下痕跡,到學校也免不了被同學嘲諷一番.

 

   國中時期,我已經有反抗能力,已經不像國小乖乖的被揍,被打的時候已經會搶,會大吼大叫,會摔東西,會用鉛筆戳自己,我猜我爆怒的行為大概從這個時候養成的吧.

五專我唸的是工科,班上只有四個女生,所以爸媽也特別緊張.我和其中兩位女同學比較好,下課沒有準時到家,這兩個女同學的家裡就會接到爸媽找人的電話.我和其中一位女生感情又特別好,她的媽媽接我家裡的電話接到受不了,託我好朋友告訴我”找小孩找到別人家裡去是甚麼道理”,我跟爸媽說,他們才沒有再打擾人家.一有空堂就把握時間和同學出去玩,五年來在爸媽眼裡,我是沒有空堂的.我非常不愛打電話回家報備,打回去也只是挨罵的份或被氣憤的掛電話,那時候他們已經不打我了,但我還是會怕,卻阻止不了我的玩性.我還記得五專第一次班遊是去故宮,我求爸爸讓我參加,我記得我像被罰站一樣被爸爸訓誡了一番,說我年紀那麼小就知道要跟男生出去玩,我很納悶,我們班幾乎都是男同學,我每天都和他們相處,第一次跟同學出去玩是求來的,真是不容易.因為不能看電視,聽音樂,看小說,沒甚麼休閒活動,假日大部分也只在家,所以只能讀書寫字,所以五專的功課不差,也寫了一手好字.五專二年級和班上男同學交往,一直到我大學二年級分手,他也因為我後來的瘋狂行為離開我,跟高老師談過之後才知道他是我第一個依附的對象.五專媽媽出了一場車禍脊椎受傷,那時候也不懂得怎麼照顧媽媽,只知道他常發脾氣很難接近常罵我不孝,這也變成後來我媽說我很壞的其中一個理由.

五專畢業後,媽媽一定要陪我去參加面試,買了兩套我很不喜歡的衣服,逼著我穿去面試.後來上了一家上市的電子公司,媽媽很高興.那時候我一邊上班一邊補習想考插大.到了考試期間,爸媽也會陪我去,害怕我遇到危險,真的覺得很討厭.後來爸爸怕我不高興,都會遠遠的跟在我後面看著我,好像我會不見一樣.第一次插大二日文系失敗了,第二次我只好考回本科系電子工程.還好爸贊成我唸書,那時後媽媽覺得唸完五專就好了,女生念那麼多書最後還不是要嫁人.她常常舉例她朋友的女兒念完五專就在台積上班,很好;我表姐夫唸完五專也是待在聯電,很有前途.有幾個月的時間沒有工作,偶爾和也住在桃園的五專同學一起討論功課,媽媽對我的同學不錯,但後來熟了居然把家裡的大小事告訴我同學,我簡直氣炸了,同學離開後,我把椅子從三樓樓梯摔往二樓,我猜我的暴力傾向大概是從這時後被逼出來的吧.

爭執之後,我仍然是輸了.我們住在一起常常有爭吵,她很會為我和爸爸編故事,常認為我和爸爸都欺騙她,聯合欺負她,其實我和爸爸也沒有很親,怎麼跟他聯手阿.有天晚上睡前,媽媽似乎誣賴我甚麼我已經忘了,我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我已經瘋狂到去撞牆要她相信我,失控的亂砸東西,因為我非常的憤怒,第二天她終於被我趕出這間雅房,我看著她的背影離去,我沒有不捨,像發瘋似的笑了,當然在她心目中又多了一項不孝的證據.一個人住的時候,爸媽每天晚上七點或八點前都會撥電話給我,看我是不是在家,因為和房東住在一起,只要九點半垃圾車來了房東倒完垃圾就會反鎖,所以家人也不會擔心我很晚還在外面.

大學畢業後,我繼續留在高雄工作,我打電話回家跟爸爸報備,爸爸居然哽咽跟我說桃園房子那麼大,只有爸爸一個人住,空蕩蕩,雖然會心疼,但我就是不想回家.後來順利的在台北找到工作,每天坐電車上下班,爸爸每天在客廳等門,等我到家才會關燈回房睡覺,我壓力很大,每每想和朋友吃飯或逛街,心裡頭還是會想著家裡還有爸爸在等,有時候覺得很掃興,會很不高興回家後會故意從他面前走過不打招呼,我跟爸爸說可不可以不要等我,他說他會擔心.我和我老公認識和交往是在大三的時候,他成為我第二個依附的對象,我們很早就結婚了,那時候很單純,覺得只要有愛你的老公,這輩子就算幸福了.爸爸也終於不用等門了,也終於可以在外面過夜.結婚之前,除了畢業旅行外,我是不能在外面過夜的.

     

我和我老公認識和交往是在大三的時候,他成為我第二個依附的對象,我們很早就結婚了,那時候很單純,覺得只要有愛你的老公,這輩子就算幸福了.爸爸也終於不用等門了,也終於可以在外面過夜.結婚之前,除了久久畢業旅行外,我不能在外面過夜.記得有一次,我想留在新竹男朋友(現在的老公)家,我打電話回去騙媽媽說在新竹出差沒辦法回家,公司會出旅館費用,媽媽冷冷的一句

你自己行為要檢點一點好自為之,電話就掛了.我嚇到晚上睡不著擔心第二天回家會被挨罵,但那時候我只想和男朋友在一起.結婚之後我有放鬆的感覺,常常和老公一起旅行,前幾年媽媽會因為我們晚點回家而狂打電話給我,她回台北住後,假日也常打電話回來唸我,幾次我都會在電話裡和她爭執,掛完電話都會一直哭,心情會很低落,後來電話響了老公都很體貼幫我接電話,如果是媽媽,老公會說我在上廁所,洗澡或不在之類的,久了媽媽也知道我不喜歡接她電話.貓咪把房間的電話線咬斷了,我們也不想修了.到現在我有時候還是會被電話聲嚇到.

26 歲我生病了,需要作小手術,手術完那天,因為麻醉的關係神智不太清楚,只知道很痛一直哭一直發出微弱的哀嚎聲,我看到媽媽,本能性的伸出手想從她那裡得到溫暖,但她卻轉頭離開了,換來的卻是爸爸的手,雖然我因為正再退麻藥,頭很暈傷口很痛,但心裡也很痛.高老師說,媽媽那次放手,是她最後一次和我解開心結的機會,的確,我們之後再也沒有甚麼親密的互動,而我能避開她就避開她,在我生命中,她已經不太重要了,唯有留在心裡的是內疚和虧欠及別人對我那身為不孝女的眼光.

 

28歲公司員工旅遊,第一次離開老公身邊和同事出國,雖然只有短短的四天,卻也哭得唏哩嘩啦!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好笑,原來我的老公竟然一直辛苦的扮演著媽媽的角色.29歲和好朋友一起去日本遊學,一開始媽媽全力阻止,勸戒我一番,但我還是堅決的想勇敢踏出去看看,雖然心裡有點害怕,但也對外頭生活感到好奇,正好也有好朋友陪著.出國那天,媽媽上樓問我們要吃甚麼?我跟他說我等會就要去機場了,大概是因為我很少不聽話吧,她很失望的說”跟你說講了一堆勸你的話都當耳邊風,我是為你好居然不聽,以後發生甚麼事就不要後悔”,雖然我不明白要後悔甚麼,存錢到國外遊學學習獨立的生活,應該是件好事才對,應該感到自豪才對,但她卻生氣的甩上房門,我也害怕跟他說再見就帶著虧欠的心離開去機場了,之後到日本打電話給她,她聽到我聲音就說”沒甚麼事就別打”就掛了.只有爸爸一個禮拜會打國際電話給我關心我.

 

一開始很想老公,後來慢慢和外國同學玩開了,也就不那麼想家,我和我的朋友平日白天就上課,晚上常常到各個宿舍瓣聚會,周末就和一群同學或只有我們兩個,搭著日本JR 和新幹線自己規劃旅遊路線,背著包包去旅行,很知性也很充實,在這裡沒有家人的包袱,不用管太多人的眼光,就是放鬆的去作自己想作的事.這種感覺真的很好.和外國的學生玩得很開心,我們常常有BBQ聚會或作自己國家的料理的聚餐,那一次我和朋友還思考了很久,台灣料理到底是甚麼呢?很有趣的,我們隨便準備,同學都覺得很特別也很開心吃到我們作的料理,我們也常和一群外國同學去居酒屋喝啤酒體驗日本人下班後的文化,因為在國外很少KTV,他們會覺得很希奇,而我們也很愛陪著同學去唱歌,在台灣雖然ktv 很多,我反而和朋友出去唱歌的機會很少.各種不同膚色的學生用日文聊天,聊自己國家的習俗,聊他們出國經驗,聊他們學習的東西,如語言,藝術,樂器…那時候我才覺得自己好渺小,我完全沒甚麼東西可以和別人分享,覺得自己29年來好像虛度了,人生不就該像這些外國學生一樣,充滿生命力的接受任何挑戰!在他們面前我變得好慚愧.後來很多外國同學最後都回日本工作娶日本妻子,我思考著他們在他們的家鄉沒有包袱嗎?三個月遊學生活很快就過去了,我享受到不受人壓制,不需要在乎別人想法,作甚麼事不需經過別人同意,見識到國外和聽到外國同學不一樣的生活經驗,回台灣我幾乎有不能呼吸,也開始了我憂鬱的人生.老公也被逼著過我憂鬱的生活,幾年下來他看著我自己傷害自己,逼著接受我失控的行為,和暴怒的情緒

第一次和媽媽決裂式的爭吵是發生在前年2011年,因為我房間的電話線已經被貓咪咬壞了,我們沒有很積極的想修理,大部分都使用手機,家裡的室內電話就沒有那麼重要.媽媽依然喜歡打室內電話回桃園的家,有一天周末,她回桃園叫我去她房間談話,我很緊張,一直在房裡繞圈圈,口裡一直問怎麼辦怎麼辦,老公說你不是有藥嗎,快點先吞幾顆再去,我臨時找不到藥,也沒有心理準備媽媽會對我說甚麼,就硬著頭皮去她房間,她問我”為甚麼要掛我電話”我說我沒有掛,她堅持說我有掛,說我把電話拿起來聽到他的聲音就把電話掛了,我覺得莫名其妙,原本我很有耐心的解釋說沒有,她仍就逼著我承認,我克制不住我失控的情緒,心臟疾速加快,喘息到不能呼吸,這是我每次情緒失控的徵兆.我爆發就像脫了韁,我大哭大鬧,歇斯底里,一直叫媽媽不要逼我,爸爸緊張得跑到媽媽房間,抱著我要安撫我失控的情緒,一邊安撫我一邊和媽媽吵架,我推開爸爸跟他說你不要這樣好不好,你這樣只會讓媽媽更恨我,我們三個人同時陷入泥漿裡,恐怖奇特的三角關係.這件事之後,媽媽更少回桃園,我們也沒有再連絡,我心裡一直後悔為什麼要那麼衝動,直到我要去美國出差,我趁這機會去台北找她跟他說要出國的事,用這個理由跟她和好.後來媽媽到機場送我,我很感動.

 

第二次情緒失控是媽媽回家,我偷聽媽媽和爸爸的談話,媽媽跟爸爸講我很浪費錢買那麼多鞋子衣服包包…等等,最後又是那句我從小聽到大的”都是你太寵她,我在教小孩你都要阻止……”我開始火冒三丈,但是我忍住回我的房間,跟老公說,媽媽又再講我壞話了,我控制我的情緒告訴自己只要躲在房間不要見到他就好,沒想到過沒多久,她又叫我去房間了,我急了,我怕她又用言語傷害我,又開始習慣性的往壞處想,是不是我又作錯甚麼或者又要跟我溝通甚麼,因為剛剛她和爸爸談話似乎對我非常生氣.我心臟加快緊張的到他房間,一個35歲的女生像小孩作錯事緊張的站在媽媽面前罰站等著被數落,現在想起來很可笑也很可悲,為甚麼不能像平常母女一樣聊天,卻要用模式進行溝通,但我的精神已經不能再受任何刺激,基於保護自己的本能,我還沒等她開口,我就發怒了,”你到底要跟我說甚麼,你已經在樓下唸我一輪了,你現在還要在罵我嗎,你不會累嗎?”他也很頑強的用力幫我複習過往的錯事,好多我都不記得了誇張的她連我三歲玩沙拉油有多壞的事都講出來,她說她有一天會把我有多不孝多壞的事寫出來給我看,我說你不用寫了,我不會看的.媽媽以前很常寫字條給我,有些看了心理都會難過,還好老公很體貼,會幫我過濾這些字條,只要不對勁的他就丟了.後來在一次爭吵中我告訴她,你別再寫字條給我了,我都沒看直接都垃圾桶.矛盾的是,以前我曾經收集她的字條,被她發現了,她說我是不是要報復她,我在她面前激動的撕爛所有字條.

這次激烈的爭吵,我們已經一年沒連絡了.

今年七月老公在我無預警的情況下提出離婚,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上網找到高老師,老公載我來諮商因為我已經吃不下飯沒有力氣還被精神藥物弄得很沒精神,來不及第二個禮拜的諮商,我已經崩潰的住進了醫院,出院後,我繼續找高老師諮商,除了把多年來積壓在心裡的情緒宣洩出來,也藉由諮商把心裡的內疚感釋放出來,偏差的行為導正過來,學習獨立生活,自己陪伴自己,把重心從老公身上轉移到其他事情上,建立自己的生活圈.目前和老公重新建立關係,而我也持續的成長中.

 

個案分析:

 

邊緣人格成因:我這些年來所接觸的邊緣人格案主,約有五分之一為重度,其餘則為中度,本章所介紹的八位案主中,有三位為重度,分別為第二、五及這第七位,中、重度的分野,除了後者會出現割腕,自殺,情緒異常狂暴外,另一項值得注意的是,由於承受極大的苦痛與煎熬,會主動尋求精神科治療,服用精神藥物,如果您注意這三位重度邊緣人格者混亂的家庭背景,悽慘的童年,尤其是父母近似虐待的方式,就可明白人的心理嚴重狀況並非憑空而降,而是層次分明的顯示,當個體受到輕重不等的心靈衝擊,通常就會出現相對應的心理結果.

 

這位個案母親在在顯示自己嚴重的邊緣人格無法解決,極度缺乏安全感下,企圖與子女形成緊密的依附關係,從小將其視為禁臠與工具,稍有不順,就動輒打罵,如此操控以待的結果,子女長大後就極可能像長了翅膀的鳥,飛離牢籠後就遠走高飛,不再復返.

 

邊緣人格諮商過程:由於部分被虐者會對施虐者產生變態依附,這位案主初期諮商時,客觀談及母親的不是,仍懷有些許內疚,尤其在孝道思想影響下的台灣,內心深藏著罪惡感,減輕如此非必要的自責是身為諮商工作者的工作之一,經過數回的交談,案主不再對去年與母親大吵與決裂懷有內疚,她開始了解那是長久下來被虐的自然反應.

 

我非常訝異她在兩回諮商後,竟因丈夫未回家,無法忍受獨自一人在家而自願住進精神療養院,她來電告知我後,隔天就遠赴桃療探望她,在醫院對她而言至少有人陪伴,不會有被遺棄的感受,一星期後出院,藉著藥物與心理諮商,情況逐漸穩定且好轉.

 

諮商後的結果:

 

 

 

當初這位案主前來諮商的主因為丈夫長期對其過度依附且情緒化的反應已無法容忍,欲結束婚姻關係,這對重度邊緣人格者而言似如被判死刑般痛苦,記得首回諮商,夫婿載其前來,卻不願與我交談,可能不相信以其妻狀況,能獲得太大改善.

 

 

 

然而案主很有耐性的ㄧ次次定期諮商,且重拾過去的網球運動,一個月後,在先生不願與其同住下,開始自己住進民宿(新家裝潢中),兩個月後,原本關機,拒絕回應案主任何音訊的丈夫看到太太的改變,願意偶而見面聚餐聊天,三個月後,先生感覺妻子能安排自己社交活動,互動時不再緊迫盯人,彼此開始有說有笑,因此表示未來可以一起同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高育仁諮商心理師的邊緣人格心理諮商部落格

kaooo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我开始也发觉我要这类倾向。但不会自杀。。。
  • 可參考本所網站 www.rogersc.com

    kaoooo 於 2016/04/29 21:56 回覆

  • wen
  • 我也好疑惑我是不是也病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